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

想起午餐肉




读商丘羊同学在加拿大多伦多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《南大站》发表的大作<午餐肉罐头与地铁车厢>,不期然想起初入云南园的时候,那一段吃午餐肉罐头的日子。

文章说:“李光耀当年被中国指责做了令十三亿人民不高兴的事情,心中憋了一肚子气。不久,新加坡就下令不准中国的梅林牌午餐肉罐头进口吗?不准进口的理由是卫生条件不适合。这样的禁令当属无头公案,受影响的是进口商和市民,然而其中显露出的是小家子气和小肚鸡肠。”

上世纪50年代末期开始,梅林牌罐头就是市面畅销货。一方面是滋味不错,另一原因是价格便宜。其时,“买中国货、用中国货、吃中国食品”是进步青年的取向,市场上的梅林午餐肉罐头甚是热门。

初尝罐头午餐肉,是到云南园参加入学试的时候。

正值三个月长假期间,餐厅都没开。要吃饭,必须到校门口的老卢餐厅。已经进入就读的马六甲培风同学,替我们安排了留校寄宿的学长负责我们午晚二餐,免去烈日下出外用餐的劳苦。

找到宿舍,安顿行李,略作休息,晚餐时间已到。学长安排得很周到,临近晚餐时间,有人过来带我过去。我说,自己可以找,不必麻烦你们。他说,云南园很大,道路曲折,上山下山。第一次,有人带总是比较方便些。

用餐地点与我住的校长岗A座遥遥相对的另一座山上,他要我记住第几座、第几号,每天准时过来用餐就是。

开饭了。菜式都是梅林牌罐头,有午餐肉、鲮鱼、豆酱肉、山东花生等,还有一碗加了蛋花的苋菜汤。学长说,这碗苋菜是附近农家送的,知道他们今天要招待准备进入南洋大学的新同学,免费赠送,外加二粒新鲜鸡蛋,也是送的。

饭后,我们坚持付钱,学长说第一餐算他们招待,以后才依人头分摊。

初入云南园,就享受到同学情的温馨和农家亲情。南洋大学,你是全体华人寄望所托,是多么符合全体华人的需求。未正式成为南洋大学儿女,我们已经感觉幸福,感受到云南园儿女与广大群众是分不开的,更想到肩负的使命感。

考试过后的最后一餐,一伙人集体到校门口的老卢餐厅用餐。见老板口操流利海南话,于是过去与他交谈。见到年轻人以流利海南话与他交谈,他也很高兴。结帐的时候,学长说,那碟最贵的猪脚,老板送给我们吃,不算钱。

席上,学长一再表示:不论是否录取,都不要放弃,先读一年先修班也无所谓。

我荣幸被录取了,不幸失利的同学,也都顺利进入先修班。

几十年来,梅林牌罐头一直是市场畅销货,一般家庭大都备有一二罐,以备临时之需。家庭主妇不若我们当年直接开罐头来吃,而是切成小方块,沾蛋液之后拿去煎,味道自然甜美得多。

商同学提到的李光耀一怒之下禁止梅林牌罐头入口,应该是200711月的事。李家政权亲美反中,众所周知。911事件,新加坡举行盛大追悼会,恍如发生在新加坡。该国国防部长黄永宏近日仍然发表恳求美军留下的言论,亲美立场无以复加。

李光耀在老年笔记中多次提起曾经因言论与行动引起中国不满,指责他“做了令十三亿人民不高兴的事情”。李光耀的反中措施,难免令人视为与西方配合反中的一出戏

(2016.7.15.东方日报《龙门阵·忠言逆耳》)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