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

开销大格局小



甲华堂常年会员大会自2006“道歉信风波”之后风平浪静,当权派认为的“异音”统统销声匿迹。去年和今年却大不相同,青年团的廖明安连续两年提出责问,唇枪舌剑一来一往,热闹非凡。

今年的激辩不仅精彩,还让人见出当前领导人的心态,尤其是堂主陈瑞燕近乎埋怨的语气,让人进一步看清楚当前领导层的真面目。

廖明安是针对甲华堂20周年晚宴开销过高询问财政,要求知道详情。

星洲日报马六甲版6月14日这么报道:“财政颜金潘被问及两回,拿起财务报告看了又看,未及作出回答……过后都是陈瑞燕作出回答……陈瑞燕激动的表示,20周年晚宴的费用完全是由她一人筹措而得,除了一人工作为华堂省下许多费用之外,也通过招募特刊广告筹获一万多令吉……我一个人帮大会堂省钱,筹钱来办晚宴,你们还想怎样?还要我怎样省?”

感谢陈瑞燕的坦白条陈,让我们知道原来甲华堂只有陈瑞燕“一人工作”,其他理事都在袖手旁观!甲华堂没有陈瑞燕不行!理事会衮衮诸公,怎能忍心让年近七旬的女人独撑大局,筹钱、省钱、招广告都由她一个人承担?

廖明安认为每席800令吉过高,华堂不应这么浪费。陈瑞燕的回答让我们了解宴会是在五星级酒店举行,宴开35席,表演节目花费1万560令吉,灯光费用4千余,礼金收入只有5千210令吉。

350人出席的宴会,礼金怎么这么少?平均每人只有区区14.89令吉?难道那些人只是“给面子”来出席,连礼金也不用?陈瑞燕单枪匹马辛苦筹钱,就是为了要这么花吗?

内容精彩的同一报道也刊载了讨论提案时,理事之间的精彩问答:“副主席余观裕质疑华团每次大会通过的提案,到底要交给谁看?秘书薛任评也表示有相同疑问,但他也说,可以交给报章,也许有华裔官员看到,会转给上司知道。但究竟有何效果,却没有人知道。”

之前,甲华堂是把通过的提案翻译成国文提交有关部门的。现任领导层有这么做吗?副主席和秘书的对答已经清楚示知。

一场“不能太寒酸、连马华贵宾魏家祥看了都叫好”的周年晚宴,净亏3万7000余,不足之数当然由陈瑞燕一人“筹措而得”。有功无偿,难怪劳苦功高的陈瑞燕激动地反问:“你们还想怎样!”

(2010.6.21.东方日报《龙门阵•忠言逆耳》)

1 条评论:

  1. 您為什麼不嘗試在網路上賺錢!
    即使,你不認識任何人
    沒有任何的朋友,親戚,鄰居或... ..
    我們系統將會幫助你尋找事業夥伴
    免費試用體驗全自動網路創業系統,登入網址
    http://joe80411.weebly.com/
    打擾了~感謝您提供超人氣平台讓更多人遇見機會

    回复删除